谁获益?重新考虑医疗保险安全网

作者:佘磋腔

<p>医疗保险是澳大利亚医疗保健系统的基石之一,但对该计划的某些方面存在严重问题</p><p>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改革产生了一些不正当的激励措施,导致效率低下和不公平</p><p>澳大利亚医疗保险计划的一个特点是,医生可以确定自己的费用,患者只能申请预定的医疗保险福利</p><p>对于院外服务(例如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患者历史上不得不支付医生费,医疗保险福利之间的差额</p><p>差距越大,患者的自付费用就越大</p><p>患者面临的自付费用存在很大差异</p><p>例如,2010年全科医生咨询的平均自付费用为4.82美元,而专科医生的平均费用为32.17美元</p><p>在自付费用方面,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得全科医生的机会保持相对稳定,而获得专科服务的机会则有所下降</p><p>这有助于解释以前在健康政策期刊中的研究,该期刊显示社区中较贫穷的部分是GP服务的更多用户,但更富裕的部分更频繁地访问专家</p><p> 2004年,霍华德政府推出了扩展医疗保险安全网,并从根本上改变了医疗保险计划的设计</p><p>对于每年符合条件的百万左右患者,安全网支付了医院外医疗保险相关服务的全部自付费用的80%</p><p>患者在某一年内达到一定的自付费用门槛后才有资格</p><p>关键的变化是,随着扩展的医疗保险安全网的引入,医疗保险福利金额与医生的费用挂钩</p><p>我们2009年的审查表明,社区中较富裕的部分是安全网的最大受益者</p><p>生活在最富裕地区的20%澳大利亚人获得了55%的安全网福利,而生活在最贫困地区的20%人获得的福利不到4%</p><p>此外,它表明安全网减少了一些医生面临的竞争压力,并增加了收取更高费用的能力,特别是在私人产科和辅助生殖技术服务等专业领域</p><p>事实上,在我们2009年关于卫生和老龄部扩展医疗保险安全网的报告中,我们估计政府花在安全网上的每一美元,大约43美分用于增加医生费用,57美分用于减少患者,自掏腰包费用</p><p>在2010年预算中,政府为少数医疗保险服务引入了安全网上限,其中有证据表明安全净支出较高且医生费用增加</p><p>这些上限限制了患者可以根据安全网索取的金额</p><p>在我们2011年对卫生和老龄部的封顶安排的审查中,我们发现安全网的政府支出在2010年下降了42%</p><p>考虑到政府支出超过20%,这是支出的急剧下降</p><p>在封顶前的三年内每年</p><p>该评价还发现,虽然一些医疗服务提供者费用下降,但患者面临大多数服务的自付费用较高</p><p>我们还发现证据与提供商转移结算方式一致,以避免上限</p><p>然而,2011年审查中的调查结果应视为初步调查结果</p><p>封顶政策的许多方面可能仍在通过系统,我们在数据的短暂观察期内无法观察到</p><p>在澳大利亚医疗保健系统的背景下,安全网是一种低效的医疗服务机制</p><p>它为服务提供者和患者创造了价格信号,这些信号对有效和公平地提供医疗保健产生了抑制作用</p><p>开始改革的一个好地方是政府对于如何确定医疗保险项目的利益变得更加透明,不仅要考虑政府,自己的支出,还要考虑患者通过自付费用做出的贡献</p><p>同时,医生需要向患者提供有关其费用的完整信息,....

下一篇 : 菲利普碳粉